当前位置:  首页 党建文化 职工风采

放假

作者:赵果 编辑:张玲玉    时间:2021-03-31 阅读: 2

放下电话,他的妻子说孩子放到爸妈家了,她准备和闺蜜趁放假出去玩一次,他知道一定又是她闺蜜忍痛割爱去陪她。

把小桌上的啤酒、花生和方便面摆得热热闹闹、阔绰不羁,一个人,也可以入戏,总会演得比滴眼药水的流量小生真诚。

窗外,高峨的大山把这个西部小镇压得像一粒弹丸,可他总觉得他的手可以抚摸到它,像抚摸一条温顺的大狗,像抚摸相同的寂寞。

记得给孩子说,“下雪了爸爸就回家,白茫茫的积雪就是爸爸的假期”,如今雪已封山,可还有一个国情测量点没有跑完,这个结果尚在他预设的后备计划里,他也是有一些准备的,进入测区先跑的是高原上的点,就是想到在积雪较晚的低谷地区结束工作,受冬季来临的影响会小些,但今年夏天雨水尤其多,耽误不少时间。

工具包挂在墙上,显得有些无聊,去最后测量点的道路滑坡,说抢修至少要三天,这样,他等于给自己放假,而假期正好与元旦重合,让他有了一丝贪婪的联想,给妻子打电话,没有奢望能与妻儿团聚,只是想到假期共情,是个值得纪念的家庭事件,甚至听到妻子出去旅游竟然让他愧疚的心情得到释放,仿佛这次是妻子抛弃了他,这让他有点苦亦为乐的兴奋,就是眼前的落寞也淡去许多。这是他一个人的假期,小镇上风比人多,房子比路少,民族语言上的障碍让他如在国外,他把自己关在旅馆里,资料整理好了,剩下的时间有点无所事事,他曾经是多么盼望有个自在的假期啊,可以懒散地晒着太阳,就是晒着,什么也不想,任时间慢慢洗浴。他不知道自己靠什么支撑到现在,一个人,孤独的在大山里,与世隔绝,却依然义无反顾的坚定信念,奉献工作,尽管任务困难曲折,仿佛面对宿命,每一年仿佛都要面对宿命,他也从未退却。这或许就是一个优秀从业者的本质吧,没有监督,也没有人来约束,一切在自觉中完成,残忍的自觉,就像现在,道路滑坡送给他的假期,一个冷清得像扒光衣服的假期,他没有颓废和逃避的想法,有的只是蓄势待发,是温暖的想他的妻子和孩子,他希望她们的假日阳光明媚。

他准备等清障车稍做清理就下去,把最后那个国情测量点拿下,这样就可以完美收官回家,万一再下场雪,可能就彻底出不去了,那他今年就会留下很大的遗憾,这份遗憾种在心上,会让他过不好年,和家人的团聚也将变得有缺失,这种感觉他曾经有过。那年在深圳测量一个边境口岸,也是元旦后临近春节,因为没有与边防协调好,要等待来年,而第二年他调去其它测区,再也没有回到深圳,他的尾巴是另外安排人接手的,不能把布置给自己的测绘工作从始至终完成,令他至今难以释怀,他不想这样的心里疙瘩今年再生一次,不想因为自己拖了项目的后腿,一个项目的完成是很多人共同努力的结果,他不想因为自己让所有人的劳动成绩出现瑕疵,他们也有亲人,也有家的召唤和想念,他不想因此在热闹的大队总结表彰大会上低着头,如坐针毡,也许就是这个理由,让他牺牲了很多想法,甚至在刚才的电话里给妻子说,“任务重,短期内工作难以结束”。

世事依然在有序地更迭,时间也不会因为他的孤单而有所回头,在他仿佛连自己都被自己遗忘的大山的外面,紧锣密鼓的年终总结大会按时召开,他的领导和同事们没有忘记他,给他评上了年度先进工作者。

从测区回家是大年初三,大队已经放假,他去资料室交完成果,感觉一身轻松,拿到奖状走在回家的路上,竟然有些恍惚,和他想象的先进门槛比他觉得有点偏低,他只是做了一个普通职工应该做的职业操守吧,这份荣誉对他来说更像是沉重的鞭策,他想,明年他或许可以做得更好,做得配得上这份大家的鼓励,他明年应该要有他心中真正的先进工作者的样子。此刻,他更想赶快回家热烈拥抱妻子和孩子,然后开心地笑一场,尽管他的脸已经僵硬得需要一些适应才能表达真诚的爱意,他觉得他心里的热浪已经翻滚,已经要收不住了。

这是一个先进工作者的内心独白,请原谅我不能说出他的名字,他也许只是千千万万个普通劳动者的缩影,他们吃苦耐劳、任劳任怨、风雨无阻,朴实而高尚,是我们伟大祖国最坚实的脊梁。